你好焦虑大叔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25日 阅读:124 次

你好焦虑大叔


又到岁尾,时间如秃尾巴瘦马,惶恐间只顾埋头疯跑。


上个月在深圳见了几个高中同学,清一色小老爷们,东北菜,几瓶小啤酒,稳稳当当的叙旧聊天。南飘的二十几年岁月沧桑藏于心神,显于浮肿的眼泡和隆起的小肚子。


感慨班里美女风云流散,又从股市楼价说到当下的工作,孩子,各种保健策略云云,酒喝得不多大家却频繁跑厕所,肾不纳水啊!


氛围上是肾上腺素压制了多巴胺,不管咋掩饰背后还是满满的焦虑浮现。


有一说法,人最难过的是四十五到五十五,臣服认命吧又感觉还能折腾两下;从头再来过吧又恐惧时间的流逝,自卑与年龄。是一种被吊起来的感觉。


然后又开始体验什么是怕死,至亲,甚至朋友同学开始有离世的人了,就在身边啊。三十岁前不是真怕死,知道有一颗小流星早晚会撞击咱的屋顶,以前是谁知道这星星在什么坐标上飞呢?现在手搭凉棚就看见了。


和我同龄的同学五年里走了两个,一个是脑干出血昏迷七天后撒手人寰。另一个是偶然间查到胃癌晚期,积极治疗半年后人也走了。


焦虑是事不如己愿后的沮丧,更是对时间无多的深深恐惧。大叔们煎熬与挟焦虑颤抖起舞的日夜清晨,当然渴望觅到良药败火。


第一味药:坚持上班,保持做事的状态


原来鄙视关于“无我”的说法;天天说无我,你三天不吃饭试试是谁的肚子饿!


现在想,这个“无我”的作用应该是用来对抗过度焦虑的。


一个同龄的哥们儿,学历高,经济条件好,有持续多年的焦虑加抑郁症。这几年一直没有做很具体的工作,就是自己搞点投资什么的。访过一个有名气的老中医,老头八十多岁还坚持一周接诊两次,开完药后,老人家很正式的说:吃的药是辅助,最关键的一副药是你要找一个每天都去上班的工作,坚持工作半年病就会有好转。哥们追问原理,老头笑了笑说:外边有了事情做你就不会总想着自己的那点事了。


专注工作能破掉小我呀,工作是良药!


看过一本叫《盗火》的书,是研究所谓“出神”体验的,和“心流”体验差不多吧,就是人在高度集中精气神,又投入到一件事情时的超常发挥状态。


书里也提到一些完成高难度任务的优秀组织,一流特战小组,一流产品开发小组。他们的秘诀也是通过训练来转变意识,摆脱自我的评判干扰,摆脱对时间的恐惧,当然也可以消化掉焦虑情绪。


还有一说法,负面情绪都是因为我执,就是把这个小我太当回事了,过度自恋啊!


按西方心理学讲就是过度内省导致意识和潜意识冲突了。整体瞎琢磨导致反射思维,大脑回路是越重复越强悍,思维又先于情绪,所以过度焦虑也是自己想出来的毛病。


据以上分析产生了一个方法,就是我们把精力思维尽量放在外部世界,深度的投入工作尤其有效果,在工作中遇到的焦虑是健康的情绪因为其往往有具体的事件应对,而且解决后会释放焦虑获取成就感。


痴迷于一个爱好也有效果,哪怕是爱上广场舞只要是能投入身心享受过程就很棒了。


这个原理是尽量关闭自我评价的开关,其实自我评价随时都在,有时意识不到。而自我评价是导致内在冲突的根源。我们很投入的做一件事情时自我评价自动关闭,例如你在电影院看一部超喜欢的电影的过程,你无所顾忌的又哭又笑沉浸其中。


第二味药:与自己和解


焦虑大叔们容易纠结的问题是不认可和接纳自己,做的好认为自己是应该的,做的不好先不用别人说,自己先把自己骂哭了。


这个和咱东方传统教育有关,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吗!我们老辈父母这方面搞得尤其狠毒。总之一句话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转变一般从彻底离开家在外闯荡生活开始,你会发现做一个苛责自己的好人是个伪命题,因为“好人”这个界限是模糊的,大多数人的法则是做个时好时坏,不好不坏的人。一小部分所谓成功牛人更是不屑于“好人”这个概念。


也有一部分傻X时刻准备把“好人”这个破烂的标签顶在头上蒙别人,或者揣在怀里骗自己。


这就是个心理冲突,脑袋里的“小警察”太强壮了,整天收拾那个内在的调皮小孩子,总是指着小孩的鼻子叫骂:别的不管,你他妈必须做个好人!


和解的办法也不是小孩反过来欺负警察,关键是要理解这不是简单的对错,而是一种维系平衡的共生关系,有想法了警察和熊孩子可以交流沟通啊。


例如你在地铁上,眼神控制不住的盯上一个姑娘的大长腿,脑袋里的小警察上去就给孩子俩嘴巴子,这就不对了!应该事后俩人谈心:你偷偷瞄两眼就行了,你看你刚才那个鬼样子。熊孩子就一翻白眼说,你不是也想看吗!就是能装呗!


我们的直觉是情绪发生在先,甚至认为情绪不可控,还有另一种错误的观点是认为情绪根本不应该控制:这个发脾气不能压抑啊!把我憋出病来谁负责?


真实的状况是所有情绪的根基都有一个对应的认知,认知和想法是先发生的然后才有对应的情绪。认知在先情绪在后。


例如你下班堵车了,有些人没啥情绪,听听音乐,回复一下微信,等着呗。有些人会烦躁骂娘,想着我他妈怎么不能杀开一条血路呢!


区别在于对堵车这件事情的认知,认为应该接受现状的,就平和下来了。想起尼布尔祈祷文:请赐我平静接受我无法改变的。给我勇气,去改变我能改变的。赐我智慧,分辨这两者的区别。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