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四十天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9日 阅读:105 次



孤独的四十天



有一个奇特的早晨,地球人都消失了,忐忑又兴奋的我,光着身子满大街游逛。


精美的食物,昂贵的物件都是我的了!想睡在哪里都可以,想砸烂什么东西就马上动手。


不打理头发和胡子,也不洗澡。一丝不挂只裹一条驼羊绒的毛毯,柔软顺滑又保暖。


美酒随便喝,可以大声的和空气聊天。也试着一瓶一瓶的向一个浴缸里倒茅台酒,这泡个澡是啥感受?


第五天,超市里的食物开始腐败发臭,我在一个大饭店的后厨用煤气炉煮米饭,因为太想吃新鲜煮好的米饭了。饭上面放很多广式腊肠,吃不完就扔掉。


开始适应没有电灯的夜晚,在一个百货批发店找到很多蜡烛。天黑后拉着一个装满蜡烛的小车走走停停,用融化的蜡油把蜡烛粘在地上;身后每隔十几米就有了一团橘黄的光晕,像花朵一样开在夜色中。


第十天,老鼠开始在街上随意跑动,看到我还会停下来特意张望一下,可能感觉很新奇吧。


猫猫狗狗经常在马路中间漫步。那份自信和从容无以言表。


我在一个高级宾馆12层的一个房间住了几天,我爬楼梯到12层感觉自己累的到了极限。


这个房间刚装修好,墙壁上大幅的水墨画,厚实柔软的羊毛地毯是低调的藏青色。我扑倒在松软又弹力十足的大床上,想着,这真是个好地方。


宾馆的窗子望出去就是我最喜欢的小岛了,墨绿的树荫更浓密了。猫屎咖啡和星巴克隐隐的都在,以前总是在这两个地方温暖的消磨时光。


第20天,孤独的滋味逐渐浓郁,有点像每天要强迫自己喝下一大杯苦咖啡。咖啡让人兴奋但也多了焦虑和恐慌,关键是不得不喝下去。


一直害怕小动物的我开始四处寻找猫猫狗狗,我知道再也找不到同类。


我在珠江边的沿江路上遇到了小哈,一只哈士奇幼犬,不知道它每天吃什么,圆滚滚的。远远的看到我,它颠颠的小跑过来。于是我第一次抚摸了一条狗,亲近的渴望战胜了恐惧。


小哈跟在我身边了,它不需要喂食,不需要保护,是个平等又心意相通的朋友。如果我心烦意乱的猛抽烟,它会用鼻子蹭我的大腿,然后抬头看我再轻柔的哼几声,原来哈士奇是不会汪汪叫的。


想起小时候老爸严肃的面孔,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生气。也会想起读书时候的几个同学,总是在教室一起吃午饭的情景,每个人吃着自带的饭盒,甚至能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


第三十天,道路两边的绿植开始不受约束的疯长。它们终于意识到没有人会再修剪,砍伐和移栽,想怎样舒展枝条,想怎样开花都没人管了。


第四十天,开始做噩梦,睡一两个小时就会惊醒。为了寻找安全感,每两三天就换一个睡觉的地方。昨天的住处是一个叫东风广场的高档社区,我和小哈会跑到不同的家庭里去参观,用这种偷窥狂的游戏来消磨时间。


不同家庭首先的区别是气味,就是家庭成员在以前的生活中留下的味道,有小婴儿的家里会有甜甜的奶味。有老人的家里会有一种陈腐的味道。这些味道很难不留下痕迹,有点像不管怎样爱干净的烟民,你靠近他就会闻到烟味。


单身女子的房间有一股甜腻混合汗酸的味道。单身男子的房间却比较好闻,是松木,皮革加一些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是单身女子的身份复杂还是单身男子爱整洁就搞不清楚了。


第一晚选的是个大家庭,四室两厅的格局,这里最大的户型。装修和家具是纯中式,我是外行但也能感觉到那些红木家具的高档质感。书房里巨大的书架上摆满了线装书,有一些还用一个透明的塑料保护套罩住显然比较珍贵。


我睡在书房中的一张大木床上,晚上八点左右,夜幕降临,没有电灯的夜晚比想象中要亮堂,以前不会留意月亮和星星发出的光。


我照例点上两支蜡烛,从拖箱里拿出一瓶红酒,熟练的用开瓶器打开直接开喝,啤酒上头慢,白酒的口感太辣,现在基本1瓶红酒后才能有睡意。


喝了一瓶红酒后又开了书房小酒柜里的一瓶蓝带。蓝带喝了大半瓶,小哈偎在我脚边睡着了。


突然看到书桌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一本线装书在聚精会神的看,蜡烛的火焰摇一摇,那个男人的影子也跟着摇一摇。


我愣了一下神,心想应该是这酒喝出幻觉来了。仔细看有点怕了,这个人的样子和我非常的像,黑边眼镜的款式都一样。


想着过去拍拍他看看会怎样,或者先叫醒小哈有个保护,突然这个人抬起头望着我,语气平和的说:四十天了,你还想怎样?


我顿时吓得汗毛倒竖,看到了自己的那张脸,空洞迷茫毫无表情。


胸口一闷后,从真实的睡梦中醒来,晨光初照是一个平凡的早晨,只是小哈和剩下的三分之一瓶蓝带没了踪影。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