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的虫子(第二章)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2日 阅读:99 次

静默的虫子


第二章:哈士奇和短旗袍


我和文武对白小背都有点意思。她好像渴望雄性都靠拢过来,这方面没有隐晦做作;例如她会很自然的抓起文武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说皮皮哥,让我闻一下烟草的味道,皮皮哥是她对文武的专属称呼。


“华叔,今天请你喝啤酒,给我讲讲人生道理吧我昨晚都没睡;哦,对了除了性知识其他都可以说,不限主题”。我的最好记录是神侃三个小时,喝了白小背十一罐百威,然后看着她呼呼大睡。


慢慢的感觉人家对我和文武没有情欲的念头,喜欢和我们在一起应该是因为一种别样的安全感。那又怎样呢?想的越多傻的越快!这是我的口头禅。


长发哥和白小背的关系有些独特,一方面是戏谑的亲密,又有些相互看不起,可能都是同样的人,相处起来有照镜子的感觉。他们两个会阶段性的有台面上的男女朋友;白小背现在的男朋友是胖子啊利,长发哥和士多店老板文姐在一起。


啊利的家里在六榕路上开一家海鲜酒楼,到他这里已经是第三代。这胖子开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牧马人,脖子上套根大金链;白胖的肉胳膊上纹了夜叉。发型也很酷,长长的留海总要遮住眼睛。我发现的小秘密是他无法和别人直接对视;眼神交汇一下都会触电般移开,他又在很努力的掩饰这个事情。


啊利雇了两个小弟跟着自己,因为从不和别人对视,也显现出一些类似社会大哥的孤傲不懈。胖子喝酒后喜欢放声大哭并且给别人买单。第一次遇到是在白小背店里,他已经喝到准备开始大哭时我跑进来打招呼并近距离和他握手;胖子措不及防加上酒精的作用就和我对视了一下。


老天!我看到了一双三四岁孩子的纯净小眼睛,无助而恐惧,懦弱又自卑。然后我迅速调整了对他的态度,给出了不合时宜的尊重并且保持距离(我换到更远的一张台);甚至叫这个比我小十多岁的人“利哥”。由此受到白小贝投来的复杂眼神,默契中有一丝欣赏,鄙夷中略显宽慰。


文姐身材火辣,喜欢穿廉价的一种短旗袍,我想她的旗袍一定改过,因为裙摆部分太短。她总是坐在士多店的一个破烂沙发上,头的四十五度角位置放一个油腻腻的DVD碟机;文姐总是斜着眼睛专注的看碟,头部中正脖子僵硬。


如果你要买东西,她才会站起来转身或者侧身拿货,两三秒之间迅速展示出那丰腴又夸张的曲线。拿了货收好钱后人家会迅速归位座好继续看碟;最多偶尔和街坊熟客攀谈两句。


文姐的脸蛋眉眼都普通,就是黑黑的高颧骨的广东女子,而且她很少笑容。有一次我买烟很想逗着她聊天就说:文姐,听说你的牙齿很白呀,让我看一下呗,我买多一盒烟。她当时应该心情大好,不但没发飙还冲我咧嘴笑了一下;这一笑持续了两秒钟,却把我有效震慑。


文姐的笑容是我见过的最打动人的,不能简单说是好看或者美丽,那是婴儿一样的最没用杂质,最纯粹的笑;我想长发哥真他妈好运气。


让人惊诧的是长发哥居然没有发现文姐的这个特异,我找过一个机会问他,:喂,你马子笑起来挺特别。长发答:特别个屁,啊华,你老东西别发骚啊。长发喝了酒后喜欢吹嘘自己的性能力,如果文姐在场就会抢白他:大家别听他吹牛逼,他不中用的。


我和文武都向白小背表白过,我后来又冒着生命危险向文姐表白了一次。我和文武都不怕啊利,但我们有点怕白小背,怕被她迅速抽一个耳光,后来知道我俩差不多选择了同样的策略;首先是把酒喝到六成左右,喝的太少起不到壮胆的作用,喝的太多对方会以为你只是酒后胡言乱语,不会在意。文武曾经的操作是抠抠搜搜花八块钱买了一瓶九江双蒸,喝下半瓶。


那天店里没有客人,我斋喝了三瓶老珠江。白小背忙活着做挂耳包,我隔着咖啡料理台,手捧精心挑选的九朵黄玫瑰:小背,我不想再折磨自己了,不说出来太痛苦了!我喜欢你。然后鼓起勇气真空在原地数秒。小背手里的活没有停,抬头瞥了我一眼:头发理得真难看,还他妈涂了发油,你土不土!


老头,你脚毛都变白了吧,还学人家表白!


我有遭遇感情挫败甚至肉体被伤害的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她如此泰然并且言辞如刀!看到我的脸色变来变去,小背转开话题说:把花插到那边的蓝玻璃瓶里面,然后过来帮我干活,没有工钱的,晚上请你喝酒。


就这样我不但表白失败还莫名其妙的帮她干了半天的活。文武的经历和我惊人的相似;两处细节有所不同,一个是:脚毛变成汗毛。另一个是我干的活是做挂耳包,文武干的活是挑了半麻袋的咖啡生豆。


知道小背不会有什么见面的尴尬,但我俩认为应该走一个掩面含羞的流程,这不是表白受挫了吗!商量后决定离开长远巷一周搞一个短期旅行。在阳江海边两个人都吃坏了肚子,狂嚼生蒜的一个晚餐时候,我们同时收到小背的一条微信


么西,么西,利哥明晚要请你们喝酒,他会牵那条新养的哈士奇过来,务必要到场啊;然后是三个表达拥抱的小人。


和文姐的表白是个意外。


一周前把工作辞了,我在一家神神秘秘的咨询公司做市场策划。公司算满前台和搞卫生的阿姨只有七个人;我们在沙面一栋民国时的老房子里办公。唐老板身板鼓胀健硕,秃顶,一年四季白衣白裤,露出的两只小臂黑毛翻滚。


老唐话不多,一出口就是哲思语录:

什么事情的满数都是七,逢七必变。(解释为啥公司只有七张椅子)

在工作状态时我们就和低等动物区分开了。(鼓励大家无偿加班时说的)

你们每天都在这个古董建筑里工作,浸泡在文化中多幸福啊。(老唐坚定的认为幸福感和工资多少无关)


因为神秘的老板娘,公司总能接到不大不小的订单,我当时做的是一个搞高端快餐的案子,简单说就是想解决有钱人中午的盒饭问题。投资人徐姐是个胖大婶,主业干土建工程。签合同是我和老唐一起去的,徐姐总是笑咪咪的五官挤成一团,偶尔为了表达说到了重点就瞪一下眼。

(未完待续)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