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离散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6日 阅读:33 次


知交离散


小山是几个好同学中最聪明的,象棋谁都下不过他,红十扑克从没输过。又听说他上下班开车的路线并非简单的取最短距离,而是通过多次测试,记录油耗后再找出最优选项。


小山这两年比较沉默,突然从深圳来广州找我;其实这么多年的朋友很多事情是不用问的。他想说就说,或者人家只是过来聊天。两年没见,小山健硕了很多,言谈举止没有变化。


中午吃牛肉火锅喝啤酒,小山的酒量不错,却非常克制 ,二十多年的交往没见人家喝醉过。我却相反,酒量一般酒瘾很大,和熟悉的朋友喝酒会不停的喝,一种很渴望把自己喝高了的状态。也分析过,自己对老朋友在情感上依赖,同时心胸又不是很开阔;熟悉的朋友比较安全,和客户或者不熟悉的人就不想喝酒。


先是谈生病的文武,越聊越伤感,想想这个兄弟的艰难我们自己都感受到那种压抑的不知所措。也谈了去世的多多和小贝,多多好像早有预见,总是说能活过四十岁就已经达标,多出的日子是老天奖励,要尽情享乐。小贝又完全相反,她对未来充满期许,小心翼翼的探寻着生活;记得她知道检查结果后发的那条朋友圈:红尘缘浅,奈何情深。


伤感的高潮部分小山谈到高中时我们推崇的《年轮》,梁晓声把友情写的像随时可以钻入的被窝一样温暖。又说二十年前来广东就是想能凑成四个人经常打红十的,现在你看看。


伤感高潮导致我们喝酒的速度加快,开始认真的谈论班里的几个女同学,并且很严谨的把我们熟悉的几个女生和几个哥们实施虚拟组合:比如说那个谁和小那谁结婚在一起会怎样?推演出这样两个生活模型如下等等。


然后开始给老家的同学打电话,虽有酒力护体但也只能小心的释放一下,这个岁数了言语之间不敢造次啊。这时候我们感觉很开心,然后又讨论了一个什么电影,黄渤主演的“被光抓走的人”争论了一番又达成一致;再次开始争论,我喊着继续要酒时小山彻底妥协;大概结论是感情都是非常不可靠的,但也有很稳定的部分,这个部分在什么地方想不起来了,毕竟喝酒时的灵感多一些。


儿子这个月高中毕业,上次回家时我问他:你们班级里现在充斥着淡淡的离别忧伤吧?儿子困惑的看着我说:没有啊,大家都很开心,为什么会忧伤啊。尴尬之余我发现老婆看我的眼神居然有几分怜悯,后来我单独审问她这个眼神啥意思?她居然不做应答,你说这是什么情况。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