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友——广州故事(10)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9日 阅读:33 次

酒友


小山和霞在街角遇到了走路踉跄的我,我很开心的挥手打招呼;霞提一个露出几片绿菜叶的红胶袋,小山挎一个黑色的大电脑包,嘴里嘟嘟囔囔。


靠,这又和谁喝成这样?大白天的。小山凑过来观察详情。


客户,客户呗,不喝人家不谈生意,海鲜加啤酒。我努力控制着僵硬的舌头。


晚饭过来吃不,霞问我。


嗯,算了,回去躺会儿还要追剧,今晚要把“权游”看完啊,加油奥利给!我挤眉弄眼的说。


小山和霞在一起后就开启了健康生活,烟戒了,酒也基本不喝。我们在老家是发小,现在租住的房子又是邻居,按例是要整日里厮混的。但兄弟一心向明月,咱也识趣。


我还有一个铁磁酒友,开电器维修铺的老郭,基本可以填补喝酒,相互吹水,这些大块的时间空白。老郭在铺子里起火做饭,我带酒过去,简直就是完美组合。


我喝酒更多的是找一种自己很牛逼的感觉,人家老郭喝酒只为喝酒,按他自己说,就是每天要么半斤白要么五瓶啤,这个是完成任务,一定要搞定的。


郭嫂是广东人却擅长炖菜,今天炖大鹅明天炖羊肉,而且天生笑脸,热情的自自然然。郭嫂的十米范围内不会有尴尬和局促,暖暖的。


今天是真的想回去躺下煲剧,没想到路过老郭的铺子时被喊住。


眼镜,过来喝酒,我家里叫人捎过来的米酒到了,让你好好过一下瘾。


老郭是湖南永州人,不知怎地他对家兴的土酿米酒怀有迷之自信;实际上口感很差,臭袜子味浓郁。


好嘞,郭哥,我自己带几瓶啤酒过来,你那老家酒我喝不习惯;随你,怎么样都行啊!


郭哥的口头禅是:怎么样都行。并且还有一些意思相同,语境改变的说法。例如客人拿来一个微波炉修,郭哥说要三十块,客人说算便宜点,郭哥就会说:那看着给吧。也是怎样都行的意思。


郭嫂还是惯常的热情,见到小山和霞骑在小板凳上埋头刷手机,才知道郭哥也喊了他们。


霞在和我交往的过程中刻意周全礼节,但背后藏着一颗看不起人的小心脏;我把这个想法和小山说过,小山开启嘲笑模式,又认定我有一颗自卑的颤抖的心。


霞在桌上小山是不敢喝酒的,老郭恰恰相反,嫂子在人家喝的才有兴致;二两的玻璃杯喝空后就喊一声:柱子他娘倒酒!


郭哥三个闺女都在湖南农村老家,假期过来玩我见过,自然是没有名叫柱子的。三杯后柱子可能改成狗子或者铁蛋什么的。郭哥就是二两杯喝三杯,按他自己说就是万丈红尘半斤酒,再多是不可以的。


我喝酒是为了过心瘾,如果大家谈爽了,或者有了一个自己可以云山雾罩吹水的话题,那是要一直追着喝下去的。


今天纠缠的是“被人家看得起,还是看不起的问题。”


开头是郭哥说春节回老家,亲朋掏出的烟最差是黄芙蓉王,也有中华;他却可以很从容的拿出八块钱一包的白沙,说自己没觉得丢脸或者怕别人看不起,咱就是个实在。


开始我认可郭哥的观点,并且明确指出,一般都是越土鳖越虚伪,这是普遍规律。


郭哥频频点头的当儿,小山却无厘头的说:眼镜去年回老家也特意买了一条中华呢。


小山没喝酒加上有霞在身边加持,这是有了内心很强大的错觉吧,我想。


突然我右手捏成剑诀,猛力指向小山,并且喊出:高小山,休得造次,那烟是送给俺亲戚的,你若再聒噪,马上拼起酒来如何。


对这小两口的惊吓把戏总是奏效,小山明显被这怒吼搞的激灵一下子;霞也皱眉说:又喝多了!然后就溜溜的走人了。


别瞎咋呼了,我看你也是心虚,其实谁都要面子,不一定都像我这样做。郭哥悠悠的说。


后来因为血液中酒精浓度的提升,我开始和郭哥抬杠;我的意思是郭哥刻意的抽便宜烟也是一种虚荣,哗众取宠呗。当时说的比较绕圈,搞半天郭哥没听明白。


小山看我快喝到八成了,也不走了,心想和眼镜神侃也是一种享受吧。当然主要是想制造粪坑里炸手榴弹的效果。


郭哥,眼镜酒后总说实话,他的意思是你过年回去抽白沙是更加装逼的行为。小山拿出一副翻译官的腔调和嘴脸。


郭哥好像还是没听明白,我先急了,劈头盖脸的训斥小山的同时自己也很心虚,因为我确实是刚开始认为郭哥是实在,差不多喝到位时又认为他那是虚伪。


难道七瓶啤酒就可以改变我的思想,那我到底是什么思想?七瓶前和七瓶后哪个是我真实的想法?他娘的,真是细思极恐啊。


又突然觉得郭哥可以给我答案,这老哥可是像完成考核任务一样要每天喝酒的。


郭哥,我想说点别的,就是你在喝酒前和喝酒后有些想法会不会不一样?我突兀的问。


郭哥小米酒喝到高潮了,一边说一边眨巴眼睛:眼镜啊眼镜,你这是问到关键了;喝酒前,喝酒后的想法肯定不同啦,要么喝酒干吗?喝酒前我看你嫂子漂亮,喝酒后看她就更漂亮了。


我是说喝酒前后的看法相反了,喝酒前是香的喝酒后是臭的,这种情况有没有。我问。


嗯,那应该是喝大了,你看我的量是半斤,如果喝下一斤那就不是香和臭的问题了。郭哥认真的讲解。


看来和郭哥没说到一个频道上,我连忙问小山:哎,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你原来喝酒时有没有这种情况。


这个很正常,酒精中毒呗,乙醇喝下去脑细胞杀死的一大片一大片的;想法变来变去算啥,能把人喝傻了你信不。小山慷慨激昂的说。


吓死人,咱俩赶紧干一杯压压惊。我和郭哥碰杯,干掉。


我现在心情复杂,情绪抑郁,又害怕又有点兴奋;咱以前喝酒就是爽啊,现在年龄大了,内分泌是不是变了,这种感觉好奇怪。我冲着小山凝重的说。


看到小山的小眼睛里略过一丝探究的渴望后,我又说:兄弟,我强烈建议你体验一下,不算开戒,你就当是搞科学实验了,或者你为了我牺牲一回,霞最佩服别人讲义气了。


就这样小山为了拯救我迅速灌下3瓶啤酒,然后又被郭哥郑重邀请品鉴他的家兴米酒两玻璃杯,接下来小山变成了一个哲学家。所有的事情都被他反复分析,而且别人不能反对他的分析。


夜深了,郭哥到量停杯,泡起功夫茶。我和小山从哲学谈到感情,从互相鄙视又表达了互相敬佩;期间也曾相互跪拜,然后多次搂抱着去厕所小便。


霞应该是下楼喊过一次小山,看到此种状况转头走开。小山却故意高声谈笑,大有一点壮士慷慨赴死的悲凉决心。


高潮是聊到如果发生战争哥俩必定到前线去,以死殉国;接着我们为了表达决心就把体恤衫都脱了,光着膀子继续喝。在小山要脱掉裤子借此来彻底表达决心的时候,被郭哥果断制止并且指挥郭嫂协助迅速停止了我们的酒局。


以上细节是几天后郭哥讲给我听的,当天喝的太多,我和小山都断片严重。酒醉后说的话,怎样的激烈情绪都不记得了;只是存有一段恣意妄为的失控感觉。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