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隐秘——广州故事(7)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6日 阅读:32 次

心事隐秘


王老师认真翻看评测表格。我的眼神无法控制的被他隆起的小肚子吸引过去;腰带上面第二个扣子崩开,露出茶杯口大小的一片雪白肚皮。


这是第二次来做心理咨询,初见王老师的怪异形象禁不住虎躯一震:这哥们儿形象怪异:个子矮小,梨型身材;头大如斗,又是个地中海。


说话声音尖细,语调却缓慢,总知这个范儿除了衣着还算清爽干净外简直low到爆炸。


听我絮絮叨叨的嗫嚅了一阵后,他自顾说:我的样子不太符合你关于心理咨询师的形象标准吧?这方面很快你会适应的,另外你知道我是这个机构收费最高的,专业能力也请放心。


感觉到这些直率的言词对我有了些许震慑,然后王老师开始长久的沉默状态。他让我随便聊,看我的小眼神儿柔和坚定,偶尔也会技巧性的闪避一下。


我被卡住了,向前没有能力,后退没有勇气。这是我反复絮叨的一个主题。


咨询结束还有五分钟时,王老师开口:你的问题很轻微,没有影响到睡眠和吃饭,建议你下次不要来了。


这什么情况?你老兄还挑客怎地?我当即有些不爽:王老师,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心里很难受的,你知道人被卡住动不了是很恐怖的事情;我很焦虑,我想抓狂。


哦,时间到了,你如果意愿强,也可以下次再来找我,找助理预约就行了。


这老兄说完一扭一扭的闪了。回家的路上咱想,是不是欲擒故纵的销售手段呀?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机构的公众号里做了预约,同时也隐隐的对这个胖子产生了好奇。


高小山,是真名吧?


是啊,我拿身份证给你看。我上下摸钱包。


不用了。他看着我笑了一下,胖脸瞬间挤成一团。


第二次见面前二十分钟也主要是我说,王老师提出的问题很随意,例如想没想过退休以后的事情?喜不喜欢喝酒?追不追美剧?和普通聊天不太一样的是,他引出一个话题后就不再说什么,主要挑唆我絮叨。


我当然渴望能得到一些直接的指点,咱毕竟是以看病的心态来的,费用又这么贵。当然也略知一些心理咨询的套路,就是人家不会轻易给你支招出点子;毕竟和与邻居热心大妈唠嗑有区别吧。


后来看时间又快到了,就有点没忍住:王老师你看我现在的状况要不要积极的做点什么自救啊?我挥了一下手,做出奋力抗争状。


你不是来找我了吗,这已经说明你的勇气和主动精神了。


但我每天都很难受啊,心里空落落的,以前感觉自己被卡住了,现在又有掉到水里的感觉。


嗯,我理解的,心理上的挣扎,你可以考虑长程咨询,我陪你一起学游泳。


我的问题出现在一年前,工作稳定,家庭稳定,人际关系也稳定;这三个稳定却让自己有了强烈的无力感。开始的自救方式是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籍,结果是越看越糊涂。


这种奇怪的无力感直接导致自己悲观茫然,明明感觉还有把子力气,可就是使不出来;想挣扎却不知道努力的方向是什么,这种状态像极了陷入沼泽地里的可怜人。


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大问题,吃饭,睡觉基本可以维持一个正常状态。所以每每和家人诉说苦闷也得不到理解,老婆认为我太矫情,直接就说这是无病呻吟;咱也只能摇头苦笑。


心里苦才是真的苦!我深深的体会了这句悲凉的话。


幸好哥们儿文武读大学时得过一年的抑郁症,对这些心病的处理颇有见地,这家心理咨询中心也是文武推荐的。


晚上约了文武喝啤酒,我们每人一餐可以喝下十五只大百威。喝酒的过程也是相当漫长,以至于只能选不规定营业时间的小馆子,就这也要喝到服务员直翻白眼。


随着血液里酒精浓度的缓缓提升,聊天也渐入佳境;我先是絮叨过去的陈芝麻旧谷子大谈往日不再的伤情;然后开始妄自给文武各种支招,从生活到工作给人家抛出的所谓建议如滔滔江水;最后又以准备再次开始人生奋斗收尾。


文武对我的套路熟悉,应对起来也颇从容:开始谈感情相当配合,也时不时能说出几个当年的旧事细节;等到我开始甩出各种建议,他总是不置可否;再忍过了这一阵子,最后要下奋斗决心时,他的酒精也已上头,刚好顺势也共同激昂一番。


今夜也是走完这一流程,最后的奋斗目标居然是要下决心追求幸福,因为感觉太他妈不幸福了!只是具体哪里不幸福说不清楚。


同时文武叮嘱这个王老师怎样厉害,他就是跟这个胖子咨询了一年,虽然花掉大笔银子但获益匪浅。我追问细节,文武推说个人差异很大无法同比,而且此种隐秘之事只能意会。


王老师在第六次咨询时开始谈他自己的感受:小山,你的控制欲太强烈,当然你自己可能是不自知的。


控制欲?这个词听上去有让人很累的感觉。


嗯,我们沟通了几周,最强烈的感受还是控制欲的问题,或者说是你的一个特质。


是我的病根吗?


不能这样简单的理解,但依赖控制制造出的稳定状态和安全感是虚假和脆弱的,如果意识不到,潜意识也会给出提醒。


怎样提醒?托梦吗?


差不多,或者是白日梦,不知道理由的惶恐和虚无感。


那不就是我现在的状态吗?为什么要控制?控制什么?我有点急了。


如果简单的给出答案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而且我也没有答案,需要自己体验。


王老师委婉的说出原来我是一个控制狂魔,这让我有些惊惧。本人温和宽厚克己待人,我控制个毛线了!


当晚翻来覆去的琢磨,忽然有所领悟,悟到什么又说不清楚。迷迷糊糊在梦中来到一个高楼的天台,天台中间的水泥地上一只白色大肥猫在原地转圈,再仔细看原来它在奋力的追逐自己的尾巴。


既然挑明了病根,王老师就对我不客气了,不能说句句扎心,反正每周一次的咨询都让人有先脑袋上淋冰桶再蒸桑拿浴的赶脚。


如果按他的说法,我还是一个可怜人。


成为习惯的过度控制,首先会导致自己不自知,就是没感觉控制啥呀?


过度控制的缘起是安全感的缺失,主要是悲惨的童年啦,小时候被虐待什么的。


使用过度控制来营造虚假安全感的过程会损耗大量心力,所以人会莫名其妙的疲惫。


过度控制,可能意识不到但潜意识会提醒。


按王老师的说法,过度控制最直接的坏处就是自我设限;因为太渴望所谓安全感,所以会把自己困住一个小孤岛上不敢去体验未知。


自此我有些自怜,甚至多了一些自卑。在人际交往上又生出很多尴尬和局促,例如晚饭后一样主动洗碗,但我知道自己很不愿意做这事,洗碗的出发点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表现换一些老婆的好感,进而家庭氛围更好一些。


我把洗碗的事情和王老师说了,他给出的建议是只需要和家里人说出不愿意洗碗这一真实想法就可以了,然后该干嘛干嘛。

我当晚就和老婆比较正式的说了:我不愿意洗碗。


老婆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知道你不愿意洗碗,那也要去洗呀,你告诉我谁喜欢洗碗?


转眼半年过去,王老师教会了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的行为;用他的话说就是高手的视角是可以从看台和赛场之间来回切换的。


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就是每天写情绪日记,分析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后面的动因是什么。例如感觉工作无聊但又必须去做,这时候的烦躁情绪来袭;分析了半天有所领悟,原来感觉工作无聊真正的原因是对工作能力的不自信,烦躁情绪又是对自己这份不自信的怨恨。


当然观察和记录自己也不全都是好事,原来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搞的自己过度内省,有身心俱疲的感觉。


正当我想着放弃的时候王老师又适时的和我来了次恳谈,大概意思如下:


人格主动成功改变和成长的案例很少,因为这个非常有挑战性啊!想很快解决眼前问题是低纬度的做法,就像吃止痛药一样,问题还是会反复发作的。


让我有些震惊的是他第一次谈到了自己的心理问题,王老师是广州本地人,二十年前患有非常严重的强迫症,每天要洗几百次手,经常是把手洗的脱皮渗血。在上海和北京都长期住院治疗过,但没有什么效果。


就这样大学毕业后治了几年的病也没见好转,而且一直没有工作。在他内心濒临崩溃的时候遇到湖北一个知名的心理专家到广州义诊,他们结识后一见如故,王老师成为了这名专家的病人加学生。王老师重新到武汉读了心理学的学位,然后到现在。


王老师袒露心扉后说出一个总结性的金句:痛苦不可避免,磨难可以选择。


解释起来是:烦恼是摆脱不了滴,一个是成长的烦恼,一个是原地挣扎的烦恼,请选择一个吧!


恳谈效果非常好,我不但被其真诚打动,而且更多了几分信服,人家是有经历的人!曾经比你悲惨很多,你这点事算什么呢!


再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本来不合他们这行的规矩,但规矩总是容易变化;其中文武也是积极的推动者,我们三个就此时常以茶会友,以酒会友。


王老师酒量最大,我喝酒后的套路也被其彻底纠正;他说喜欢给别人乱提建议是自我边界不清晰的表现,渴望干涉别人也是因为过度控制。


王老师的套路是喝多后喜欢痛斥佛洛依德老先生,我问:这不是你们老祖吗?


嗯,这德国老头误导了很多人,然后指了指自己又说,当然包括我呀!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