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伯——广州故事(2)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5日 阅读:25 次

梁伯


梁伯是公司宿舍的房东,和我们的关系很好;他喜欢像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的对人表达关心。


老头长相富态,胖脸泛着油光,嘴有兔唇但不很明显,身边人都忽视他这一小残疾。


东风路上的房子是梁伯单位分的宿舍,后来广州房价飞涨,作为一个大国营集团的普通职员,经济条件自然好了起来。


老头最大的烦恼应该是她的独生女,说是有毒瘾,经常回来要钱。我见过这个广州姑娘两次,印象比较深的是她的面色比较灰暗,也不化妆,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从来没见过他老伴,听说一直感情不好,还总是欺负他;怎么个欺负法我们就不知道了。


梁伯给人的感觉像个受气包,他的好人做派已经是一种习惯;温和又刻意的关心别人,一直在主动忍耐着什么,从来没有脾气。


后来我们搬了宿舍和梁伯也没了联系,他的老房子被拆迁,原地盖起了新的高层住宅;当时也羡慕的想我们这些外地来广州的人可能一直都买不起这样的房子。


时间过得快,和梁伯有十多年没见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老同事谈起梁伯遇到骗子,忽悠他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入股投资了一个什么项目;后来又说项目亏了很多钱,梁伯的房子也被收掉了,他自己回了乡下。说各种签字手续都齐全,骗子没有违法,打官司也没用。


听了这个消息后心里很难受,现在偶尔会在那栋高层住宅下面走过,不知道梁伯现在怎样了,是不是安好。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