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冬天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9日 阅读:31 次

广州的冬天


小时候以为全天下冬天都下大雪,地球人都穿棉猴,酸菜馅饺子不稀罕。


现在知道广州人冻急眼了,T恤外面裹一件羽绒服,赤足登一双拖鞋;羊肉煲开始火爆说明冬天来了。


开始误以为自己很抗冻,东北人吗,从小爬冰卧雪的;身边的人也是这个意思,广东朋友都以为我会冬泳,小时候总是钻雪堆里睡觉。


第一个冬天我就服了,晚上只有6到7度,空调并没有暖风,不知为啥老广一直认为冬天不需要暖气什么的特殊加温;现在也这样,我一说开暖风马上被老婆鄙视,说根本不冷有必要吗。


反思了一下有点明白,老广在零度以上应该比我耐寒,零度以下尚未比拼所以不清楚。人家从小练出来的,小棉被一裹冷也要睡呀。东北冬天的室内有暖气,20度左右和夏天差不多,出门冷,那穿的也真叫多,大人怕孩子冻,孩子长大了自己怕自己冻。所以普遍保暖过度,穿的太多。


穿的多御寒能力就下降了,记得那次默默的蹬上秋裤,老婆好奇的跑过来观看,哦这就是秋裤。以后可以称呼你,秋裤男吗?


天一冷我喜欢吃酸菜馅饺子,老广对饺子当然理解不深;天冷了大家喜欢打边炉吃煲,我见识过一个做碳炉羊肉煲的大排挡;晚上7点才开,食客们屁颠屁颠的提前2个小时去霸位,然后被光头老板呼来喝去赶来赶去,居然还要自己动手摆台。


羊肉味道浓烈咸香,应该是先做了入味腌制再下煲,老广不是喜欢清淡吗。想想也就懂了,这个羊肉煲不是简单的一个吃食,老板销售的更类似一个行为艺术,首先是食客被虐,你即使占到位也要等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吃上第一口。


然后是火星飘飞的碳炉,在冷夜的寒风中托住一煲浓汁翻滚的带皮羊肉,这个味道必然是浓烈的,因为要瞬间平服食客被各种消化液催动的辘辘饥肠。有点像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给晕倒的战友都要灌入烈酒才有用,你给他来瓶哈啤准醒不过来。


虔诚的食客是文化特色,冬日的花市是老广的运气吧,生在这里因为气候,最冷的日子里也可以鲜花遍地。春节的特色节目是一家老小逛花市,花市是封住一些道路临时搭建;花的品种并不很多,但足够我联想比对,如果是东北家里过年插满一大瓶鲜花也很好啊,有百合有雏菊!


家家年桔也挺有趣,就是过年必须要买一盆小金桔摆在家里;据说是图个吉利。这个传统是一定要做的,家里没有年桔是无法接受的,这个可以体现老广的传统和执拗。假设现在发生战争,某国在春节前轰炸了广州,我判断大多数人家还会坚持摆上年桔,就是会冒着危险去买回来。


时间一久也习惯了广州冬天的湿冷,春节的鲜花也不再感到新奇;酸菜馅饺子被我侦查出多个东北饭馆有做,也明白味道不能奢求,毕竟是水土不同,相隔3000公里呢。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