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缺这个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3日 阅读:27 次

咱就缺这个


某牛人说过这样一番话,其实每个人手边就有很多美好的东西,自己独特的幸运和特别的优点什么的;就像你已经有了很多幅非常漂亮的画,问题是大家在欣赏这些画的时候很容易拧巴。比较典型的状况是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挂钩把画挂好,再调整好距离才能把画看明白;找不到挂钩就急的满地乱转,头晕眼花后当然欣赏不能,立马匮乏与无助如滔滔江水涌上心头。这个挂钩就是我们的安全感。


先明确一下,这种必须踏实了,稳当了,才能往下再挪一步的劲头在底根上是咱老祖基因里带来的;主要是一种保命的本领。据某专家著书论说咱老祖的成长史,那是相当的苦逼!叫什么“侧枝盲端”的进化新理论。开始大家都是鱼,主流把一些不够强壮的挤兑到了岸边,于是出现了一些两栖爬行类的动物;为了找食岸上岸下来回窜,但深海的肥美大鱼是吃不到的。


长成哺乳动物又是被恐龙,鳄鱼,大蜥蜴这些主流大咖们逼得真没法活了后的权宜之计。到了变成猴子后也是一再被欺负,所谓智猿是被驱赶出森林的一波,离开树就是离开了安全感;咱必须理解老祖的心惊肉跳。想想第一个在草原上站起来了的怪猴子真的一点都不浪漫,那是因为无法高处观望大兽的埋伏,逼迫自己瑟瑟发抖的一个弱者的起立。


后来的一些考古研究发现,到了智人后就成群结队猎捕大兽也是误解,主要工作是找死掉大兽的尸体然后用石头砸开骨头棒子,吃里面的有机物。对付不可敌之猛兽我们主要是逃窜和隐蔽,这个观点有理,猎一头猛犸象要死多少人啊!而且又没冰箱保鲜。所以我们老祖的生存秘法之一就是时刻保持警惕,越警惕活下来的概率越高;而且主要是依赖味道,足迹,毛发这些细碎的信号提前防御,如果已经和一头剑齿虎四目相对那基本也就没戏了。


上面这些啰嗦总结出一句话:不安全感是人性的一部分,而且助我们弱弱的老们保住血脉一路从侧面艰难前行,终成了蓝色星球上所谓动物中的王者(至少先阶段是这样的)。


既然不安全感是饿了要吃饭一样的平常事那任其自然存在就好吧?也对也不对,说对就是别太在意咱这一特色,别心跳一加快就埋怨自己,你看我咋又紧张了呢!更不可羡慕一些貌似镇定自若的家伙,那基本都是装的。除了喝上大酒或者嗑药,再就是练禅定的高僧胆子真的大一些,其他人都差不多。我和一个师傅学过三个月的咏春拳,我总是问,您和别人格斗起来不怕吧;人家很真诚:当然怕啦不怕是傻子,别人拿了搬砖和菜刀要马上跑掉的呀。


说不对就是不能把这种能力过度发挥,要小心它慢慢演化成一种思维习惯;过度防御导致更多的焦虑,为了缓解焦虑又会形成控制性思维。就是对什么事都先追求一种虚幻的控制感,其实我们啥也控制不了。就像开头说的,把画挂起来就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一切才是真实的,其实没有真实只有选择性的一些感受。


再总结一下:其实生活无法被真正掌控,向外拼命追求掌控感是劲儿用错了方向;应该强化自己的能力和信心才是正路子。比如你身处冷兵器时代的一个战场上,兵荒马乱箭弩纷飞,你想让外边的东西不伤到你,咱是东方不败吗!


我的一个有趣的案例,前几天检查身体,胃镜发现有食道白斑(两年前也有,查了病理后没事);这次是病人如过江之鲫的一个大医院,我事先也和医生说了原来有这个白斑;心想看看这次的病理活检,没事就踏实了;结果是这个医院没有取活检,我知道后顿时感觉事态失控,一定是医生的疏漏!我他妈的癌变了怎么办!这不是医疗事故吗?


带着悲愤的心情,找到医生准备质问一番!面红耳赤的申诉后,被小女医生轻描淡写的化解:你这个问题没事就是炎症,我们这里一天做上百例消化道内镜,医生的经验不用怀疑,不放心就过一段时间复查呗。别信网上的信息,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癌前病变的地方,提前控制不了的。


关键是她最后对我笑了笑,虽然是一半安慰一半嘲讽咱也顿感受宠若惊;为了给你一点安全感人家居然说出这样确定性的话,我顿时感到找到了一个难得的小挂钩。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