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人生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1日 阅读:31 次


杯酒人生


“张记”是一家普通的粤菜馆子,蹲在环市路边二十多年;菜品普通,价格普通,藏匿于广州闹市的位置貌似是个优势但周围一公里内的饭馆至少换了五次以上东家。后来去这里多了,琢磨出其长期生存的妙处就在这“普通”两个字。


菜品基本不更新,入口没有惊喜但也不会沮丧;价格貌似大众,认真看一下也不便宜;服务基本过得去,叫人有人应;但不会留下服务好的印象。很可能是这个“普通”导致其成本,出品,服务都很稳定;进而培养了一批稳定的老客,支撑其生存二十年,你看我们几个老伙计就圈定这里为喝酒的据点。


最终还是全都要完犊子:


你认为生活应该是咋样的?信仰又是咋样的存在?我想大家很少问出这类貌似深刻,深究头大,再深究又感觉自己鄙俗的问题。就像我可以很严肃的问自己为什么肚子为啥总是饿,为啥长期喜欢炸酱面;或者又去问一些小青年为什么要纹身,又搞的那样幼稚丑陋,蓝墨水画条长虫上去的感觉;不挨揍也会收获满满的尴尬吧。


喝了酒后就大不同,类似问题会自然漂浮在酒桌四周,酒越好问题越深刻;喝的越多作答越机敏灵动。前几天“张记老友”的酒局,王老哥提五粮液助兴,表达了喝好酒不多喝,控制在二两的主题思想,简单明了。喻兄大谈魏晋之风,轻巧的连干几杯,务实落地。我在戒酒期(每年会有半年不喝酒,对抗酒瘾顺带自虐)只是舔舔杯子,并且连声恐吓,再劝酒我就喝掉一整瓶。


肖老哥平时也是喜欢喝酒的,不知怎地启动了矜持和防御模式,还叫了瓶啤酒摆在桌上。几个大叔酒过三巡,正欲捉对厮杀时肖老哥对我抛出一剂致命问题:


老迟,你知道“熵”的意思吧,宇宙中所有物质都趋向于乱七八糟,熵增到最高点出现热寂,那是最终的完犊子,而且现在看来宇宙在暗能量的作用下会无限膨胀,尽头是彻底完犊子,永远不会再重启。这番论调够狠吧,正常可以引出白酒半斤或者啤酒三到五瓶。


热力学第二定律,如此之“丧”;就是说不管怎样铺陈,怎样的曲折跌宕,没有大团圆就算了,宇宙永恒的完犊子不是故事情节;居然是个物理学定律!


转念一想,不对!240亿年后的完犊子我现在激动什么呀,和咱这几百辈有啥毛线关系,这是当天的一个重大感悟,为此我高兴了好几天。


是不是有了信仰你就会变得更稀罕人:


后来饭馆停电,不知为啥我们赖着不走,小领班咬着后槽牙挤出笑脸居然给我们点了一根蜡烛;老男人们被烛光映照,小脸红扑扑的透出一股神秘。王老哥拍照发给公子石头,人家回复:哎呀,貌似举行宗教活动啊。你看信仰问题无处不在吧,我立马和大家谈了心灵成长的四段论(《少有人走的路》书中看来的)喝多喝少牛X还是要吹,这是个态度问题:


第一阶段:无序期,无信仰,无规则,就是一团乱遭的;生活在迷茫和混沌中,容易成为问题少年,犯罪分子或者就是普通老百姓。有点像10岁前孩子的意思。


第二阶段:因为一个什么契机皈依了某个宗教,或者信仰体系;但处于刻板僵化阶段,好不容易找到组织,自己脑袋时常是一片空白。有了信条就不用去独立思考的意思。


第三阶段:怀疑论者,不再相信教条,杜绝了形式上被愚弄。很多知识分子处于这个阶段。当然没有说所有宗教都是傻X,主要是藐视教条,有点孙猴子成长阶段的意思。


第四阶段:神秘主义者,同样是皈依者,同时兼容并包,主观的东西少同时对最高力量有自己的理解。有点啥都信又啥也不信的意思,唯物也对唯心也行,反正自己有一套。按着斯科特派克的说法心智成熟到这里就到头了。


喻兄马上想到其有一好友,笃信大师花费几十万修整祖坟,然后反馈到事业上效果不好;又皈依佛教。我想,此友应该是第二阶段的皈依者比我们在第一阶段的混沌人要强。


我老姨60多岁开始信佛教,非常虔诚,吃素,捐钱;身体健康什么的对我佛有所期许。我老娘却总和我念叨,信佛就是让人做善事,你老姨迷进去了,真灵为啥还得糖尿病呀;这老姐俩都是彻底的不识字,我老娘写不出自己的名字;你看人家老人家也琢磨信仰的事。


突然想到老父亲当年和我多次表达其坚定的唯物主义信仰,如果在世肯定还会藐视地球上的所有宗教?或者会改变想法,也未可知吧。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