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照进现实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阅读:38 次

理想照进现实


今天在珠江医院做体检,B超排队的时候和一个四川老哥搭讪起来,老哥身穿病号服,脸黑如炭;重庆割了直肠癌,转移后再到广州来割肝。老哥分头齐整,娓娓道来的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病。我抖了个机灵来安慰,说一个朋友几年前在这里切了肝,处理了一个乒乓球那么大的肿瘤,现在都恢复了;老哥温和的笑笑说平时别太痛了就行,今天别太痛了,明天再说。


儿子很帅,一个阳光上进的小伙子;前几天测验没考好,打电话给她妈,居然痛哭流涕,担心被排出重点班;我告诉他老爸三次高考不中,每次都是你爷爷骑单车把我送到考场,你爷爷故作轻松状的蹬车,上身稳定两腿使着暗劲;脊背的汗渍骗不了人。电话那头的儿子略微沉默,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考三次。我也略微沉默,为了上东北师大中文系这个理想吧,帅哥又做沉默状,喃喃说那我明白了(你明白啥了!)


这段时间销量不好,我开始焦虑,兄弟姐妹们做活动卖货,天气酷热着实辛苦。我一会给这个发个提醒信息,一会又出个主意,总想表达不满又不太敢。静下来想一想你不是很稳吗?理想中的自己是,老哥稳健啊!如今现实小光一照,这上蹿下跳模式如何是好。


发妻是广东靓妹的底子,东北虎妞的脾气,实为內修外战型的完美新女性。怎奈岁月神偷来袭,当然理解强悍者的对抗,也支持为了塑形和美颜对自己的狠劲。只是觉得理想中的尊夫人应该是多幅美图,二十岁的明眸善睐,三十岁的温婉母性,四十岁的包容豁达,我建议五十岁的老婆要成为我们最好的哥们;咱不是说刘晓庆同志的路数不对,但总是停在二十岁不是很单调吗?这个执念始终扛不过现实吧。


理想是好物件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上这条船。执此剑者寥寥不说,能接受其吾辈不成后生跟上可能也不成的悲凉吗!你愿意成为被拣选者吗?被潜意识和更高力量赋予成就但现世痛苦不堪,你愿意做割掉自己耳朵的梵高,画梅换酒的曹雪芹,因为口腔癌多次手术也走了的弗洛伊德。


据说有一个有钱的富二代哥们儿,很崇拜特蕾莎修女,就跑去印度想和修女一起神圣的工作一段时间。他第一次见到特蕾莎是在加尔各答郊区的一个臭水沟旁边,修女在熟练的帮一个手脚溃烂奄奄一息的人擦拭身体,然后准备把其运回自己的福利院。周围环境散发出恶臭,病人伤口上的很多蛆虫也爬到了修女身上,她安详平静对恶劣的环境浑然不觉。据说这哥们受惊后就撤了,主要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实在的欲望也没什么错,有钱,喝酒吃肉还长寿,身边还有人陪着;但确实欲望和理想不适合混搭;太假不说,你容易把自己整迷糊了。你想升华也没问题,拿两瓶茅台煮沸,闻味后你如果也可以过酒瘾大家当然也会拜服。


但不能执着放纵欲望,因为人性的底层是猴子,很容易长毛返祖变禽兽的。迎风持炬,伤害自己还可控;欲望叠加肌肉强健(所谓的能力)就可能伤害别人,善良和利他是底层和底线吧,否则想想王性懂事长和东哥;反面教材先锋啊。


我等平凡的欲望实现者,始终备着搞定下一个小满足;现实也并不鄙俗,我经常告诫自己搞定一个个欲望的同时,别再抱怨唯物主义教育了;灵魂归宿永远无法假手他人,痛苦无法回避,苦难经历可以选择。带上荆棘草帽楚楚前行,还是没天躲在坑里喝酒吃肉,其实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