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情绪流动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7日 阅读:28 次

让“情绪”流动


以前听说过“情绪是生命质量”这句话非常认同,后来又感觉有偏颇;例如时常处于饥饿状态并且衣不遮体的伙计们,对情绪管理的关注度必是大大下降,正如非洲的黑人兄弟们不太关注心理健康,因为他们要先控制住疟疾和艾滋病。


不关注,那情绪问题是更多还是会更少?虽没有查到相关统计数据,但理论上讲减少关注负面情绪至少不会强化;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大多少人会羞愧懊悔自己的负面情绪,我怎么又暴怒了,我怎么又害怕了,气的拿小刀扎自己也说不定。


但这恰恰是一个增强回路,我怎么又抑郁了!我怎么又焦虑了!到后来就单纯是受制于这种被增强回路不断放大的情绪包袱了。情绪后面要提醒我们需要改变的具体事情反而被忽略,就像疼痛是提醒感染或者病变,但大家更容易关注疼痛本身。


不过度关注的好处是给情绪的自然流动留出空间;情绪是我们非常底层的生命机能,进化时间远远超过逻辑思维。我们既然生为灵长类就应该信任自己这个物种的力量,像飞鸟本能的相信可以驾驭气流一样。


我们自己所有的情绪没有好坏分别,并且都是价值非凡;例如焦虑害怕是让你避开无畏的风险,生存下去。嫉妒是在提醒你,可以更好,可以达到目标,因为样板就在那里。情绪和你融为一体和血脉筋肉是一样的;我们没有理由不接受其自然存在。


所以“接纳”或者说“臣服”就成了一个管理情绪的方向,美国的心理学家埃利斯被誉为“理性情绪疗法”之父,在其著作《无条件接纳自己》中系统的阐述了他的认知行为疗法;西方对这个活到90多岁还在写书老头评价非常高,认为他超越了弗洛伊德,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他的一个经典理论就是:无条件接纳自己。通过改变认知处理情绪问题。


前两天看窦文涛的圆桌派第四季,有一集专门讨论情绪问题;陈坤曾患抑郁症,后来主修佛法内关;这个内关派的方法就是对待情绪要“不迎不拒”,看到他并且不做评论,然后这股情绪能量会散去。感觉修炼起来有点难度和玄妙。


节目中,张亚东有一个对峙情绪的方法很新颖,就是任何事情都不深入,做一个过客是比较好的状态;所以他旅行比较多。但作为一个资深的音乐制作人,我感觉他主要是情绪消耗的太多了,有疲惫感。


窦文涛谈到了他自己的一个情绪特点是“无限放大小概率事件”,都有一些强迫症了。其实这种生活压力下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每个人都有一些,大家都不孤单。他还谈了一个痛苦情绪上瘾的观点,很多人最不能忍受的不是痛苦而是平淡如水的生活,“为什么自己口里长了一个溃疡,碰一下很痛,却忍不住总是舔它”。接收情绪刺激也是本能的需求。


周轶君说了一个典故挺有趣,苏东坡说喝酒:佛说酒能乱性,道说酒能养性,那我就无酒时学佛,有酒时参道。来去自然,去留无意;当然我等凡人的基本功应该是不压抑,不放大,既然还无法掌控情绪能量,那第一步先让其自然流动起来。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